• 您好!欢迎来到↑91精品国自产拍在线观看_一级做a爰片久久毛片A片色欲_插插xX免费A片_熟妇人妻aV中文字幕老熟妇_少妇精品视频一区二区免费看_黄色片网站↑
  • 当前位置: 主页 > 偷拍自拍 > 正文

    我和公公的变态关系,终于迎来了最大的报应!

    来源:未知 时间:2022-10-11 15:43
    01.
     
    我叫宋宝珠。
     
    是罗小青的妈妈。
     
    我离开小青的时候,她刚刚满月。
     
    再见到她,已经是2012年,小青28岁。
     
    其实2005年,我托朋友去找过她。
     
    因为我实在不想回那个地方。
     
    那时候小青奶奶已经不在了。朋友只问到一个电话,是北京的号。说小青上大学后,再也没和家里联系过。
     
    我打了那个电话,结果是空号。
     
    奶奶过世后,小青对那个家没有一点感情。所以当时就换了号码。
     
    2007年,小青结婚需要回户籍地办手续。
     
    小青不想找他爸,就和她姑有了联系。2012年,我又麻烦朋友去找小青,终于拿到了她的电话。
     
    挣扎了好久才打了那个陌生的号码。毕竟这么多年不见,我都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见我。
     
    可是,我们母女好像没有缘分似的。电话拨通的那一刻,接听的是个男人。
     
    他说,他叫项有龙,是小青的前夫。
     
    小青已经被送进精神病院了。
     
    我一下子懵了。
     
    第二天,就从义乌飞去了北京。
     
    02.
     
    项有龙见到我,问我的第一句话是,你知不知道你当年一句话,害了你女儿。
     
    我愣在那里说,她不是考上北京的大学, 过得挺好吗?
     
    项有龙说,有你这样的妈,她能好吗?
     
    项有龙说完眼泪就下来了。
     
    他哭着说,是我对不起她,我也对不起我儿子。
     
    那天我才知道她为什么疯了。
     
    项有龙是从小青的微信家族群开始起疑的。
     
    就觉得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,小青竟然有这么多事瞒着他。正好有一次出差去山西,他就找过去了。
     
    结果老宅子里,只有那个老畜生和他姘头在一起。
     
    老畜生从头到尾,没讲一句好话。
     
    这些年,他对我们母女的恨,没少一分,反而变得更深了。
     
    小青奶奶之前对他沾花惹草的事,一直睁一眼闭一眼。因为我,奶奶对他彻底对绝望。所以他特别恨我和小青。
     
    他说,老太太有一箱金条的,却一根没有留给他。
     
    他不觉得是自己烂,反而觉得是因为我和小青,才破坏了他的形象。
     
    项有龙在山西的日子,没听到一句好话。
     
    其实老畜生明知道小青不是他的孩子,可他故意恶心项有龙。
     
    他还说,你以为小青这么多年不回来为什么,因为她做小姐,不敢回来,怕我们骂她。她爸都和她断绝关系了。
     
    而罗家那点破事,是当地经久不衰的八卦。
     
    项有龙随便找人聊聊,都能听到添油加醋的佐证。
     
    他很难不相信了。
     
    03.
     
    客观上说,项有龙突然知道自己结婚多年的老婆,背后隐藏着这样污浊的家庭,他心里绕不过弯,是可以理解的。
     
    但对小青来说,真的就太惨了。
     
    她从小没有一个完整的家。失去奶奶后,她把所有感情,都寄托在了项有龙身上。
     
    小青早就有躁郁症的倾向了。
     
    是项有龙的出现,平复了她焦躁的内心。这些年,她对他的爱,有了依赖。
     
    小青曾在QQ空间里写,少女时代养成的决绝,是靠心里的血去浇筑的。女人敢露出柔软,才是被爱滋养出了坚强。
     
    然而,从山西回来的项有龙明显变了。
     
    他对小青的淡漠,让她心里越来越焦躁。
     
    项有龙说,你让我冷静一段时间,我现在没法面对你。我觉得我不认识你。你一靠近我,我就起鸡皮疙瘩。我过不去心里那道坎,想起你爷爷那个的样子,我心里膈应。你让我消化消化好不好。
     
    小青捂着脸,抱头痛哭。
     
    其实,也没间隔多久。是十月底了,小青去幼儿园接儿子。
     
    因为离小青的文具店很近,一般她就是把店先锁上,走过去,领回来。
     
    那天,正接到儿子往回走,接到了项有龙的电话。
     
    项有龙说,公司临时有任务,晚上直接飞广州。
     
    以前也不是没有这种情况。
     
    可当时,小青的精神已经极度紧张了。她开始发飙,对着手机喊,不行,你不能走!你是不是要跑!
     
    完全忘了儿子。
     
    然后,她忽然听到身后,一声刺耳的急刹车。
     
     
    04.
     
    是的。小青的儿子,我还没见过面的外孙,就这样没了。
     
    项有龙赶到医院的时候,儿子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。
     
    小青抱着那个小小的身体,谁也不让碰。
     
    她给他擦脸上的血和土,一遍一遍地问,儿子,你疼不疼。你哪疼告诉妈妈好不好?你疼不疼,你说话,妈妈不生气, 你疼不疼……
     
    项有龙和小青是2012年11月离的婚。
     
    小青逼着项有龙离的。
     
    她说,现在不是你看着我膈应,是我看着你想杀人。
     
    项有龙起初不答应。
     
    小青就跪在地上给他磕头。她边哭边喊,我求求你,放过我。让我一个人过吧。不是你的问题,是我自己有问题。
     
    他们离婚后的第7天,小青在街上吃面条。因为她用的筷子是歪的,换了一双还是歪的,然后就彻底失控了。
     
    骂人,打人,尖叫,打滚……
     
    项有龙对我说,你找来挺好的。小青需要的不是爱人,而是亲人。
     
    我听着,心疼得都要裂开了。
     
    我说,你带我去见她。马上。
     
    05.
     
     
    说点难过心酸的事吧。
     
    那时候,小青的脑子有点混乱。加上吃药,有点呆呆的。
     
    第一次见面,我紧张到呼吸困难。
     
    我说,小青,我是妈妈。
     
    小青看着我,特别温柔地说,嗯,妈妈好。
     
    然后她就伸手把我抱住了。
     
    我的眼泪真的不值钱,哭到整个人都抽搐了。
     
    小青在医院治疗了半年。
     
    她恢复得挺快的。记得是三个月后的一天,我去看她。
     
    她忽然问我,你真是我妈啊?
     
    我说,还能是假的呀。
     
    然后我们母女又抱着哭了一场。小青说,以前她一直以为是医生请我假扮妈妈安抚她,是种治疗方式呢。
     
    医生说,小青也是打击太大,应激反应太强烈了。
     
    后来我去看小青的日子,和她断断续续讲了,我的这二十多年。
     
    06.
     
     
    我是我爸前妻生的女儿。
     
    我妈在我5岁那年病逝。第二年我爸娶了我后妈。
     
    从此日子不好过。6岁起就洗衣做饭,带弟弟妹妹,中学都没念完。
     
    17岁那年,就被许了人家。可惜那男的命短,我还没嫁呢,他重病死了。
     
    搞得村里人都不愿意娶我。
     
    媒人就把我介绍到外村的罗家。刚去罗家的时候,我挺开心的。
     
    我婆婆,也就是小青的奶奶,是个特别有教养的老太太,一点不像农村妇女。
     
    后来我才知道,人家以前就是大户人家的女儿。
     
    小青他爸那时也年轻,很老实,对我也不错。
     
    只有他们家老头子,是个老色鬼。
     
    我新婚第一年,他还装一装。第二年,就背着家人骚扰我。
     
    问我怎么一直没孩子,是不是用错了方式,要不要他教教我。
     
    那一年,我也才十八九岁。
     
    从小在家里,我就逆来顺受的。嫁到别人家,更是忍字当头,不敢声张。
     
    07.
     
     
    有一天, 家里的农资店里进了一大批货,小青她爸和婆婆都去帮忙。
     
    我偏巧病了,在家里躺着。老头子,哦,我还是叫他老畜生吧,过来给我送药。
     
    我那时没戒心,稀里糊涂就吃了,结果那是他不知从哪里搞的兽用催情药。
     
    等我清醒过来后,老畜生说,你要敢说出去,咱俩都得抓起来枪毙。
     
    当年严打什么,很吓人。而且真要说出去,多丢人啊。
     
    我又羞又怕,没敢声张。
     
    从那以后,老畜生只要有机会就来非礼我,我要是拒绝,就说宣扬出去。反正他老了,活够本了。
     
    而小青他爸,一直蒙在鼓里。
     
    我怀小青的时间,老畜生老实了一段时间,可出了月子,有天小青她爸带着婆婆去看病,老畜生就来拉扯我,说各种下流话。
     
    结果偏巧让邻居撞见。
     
    小青他爸那么老实的一个人,差点气疯了。
     
    他们父子俩,打了好几架。
     
    可是,他们最终解决的办法,却是和我离婚,让我走人。
     
    小青他爸的原话是,你是外村的,只能你走。我爸将来老死肯定要埋在这个地方,你就当帮我了。
     
    我当时就哭了。我说,你为个老畜牲让我走!
     
    他说,没办法,谁让我是畜牲生的呢。
     
    他的眼神里尽是绝望,我说不出来的心疼。
     
    只能成全他。
     
     
    08.
     
     
    八几年那会儿,女人离婚承受的压力,不是现在可以想象的。
     
    而我才21岁。
     
    娘家也回不去。我爸要是知道这些丑事,能把我活活打死。
     
    后来我去找了小青的奶奶。这个家里,我唯一信任的人。
     
    从出事起,她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,不见人。
     
    她有点承受不起了。男人风流就算了,老了还要乱伦。
     
    她在村里,再也抬不起头。
     
    我一进门,就给她跪下了。我说,妈,对不起。
     
    她一双眼睛又红又肿,叹了口气说,起来吧,轮不到你说。我家老头子害了你了。
     
    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。
     
    这么久以来,她是第一个为我说话的人。
     
    那天我和她说,我要是离了就活不了,没有地方可以去。我一个人带着孩子要怎么活。
     
    她说,反正也是活不下去,不如出去找找活路。总比留在这里丢人现眼强。你还年轻,孩子留给我,你走吧。
     
    现在回想起来,小青的奶奶,是我一生的贵人。
     
    那一天,她打开一个红木衣箱,从里面提出一只黑漆描金的小木箱。
     
    也就是大化妆箱那么大吧,但看起来很沉很沉。
     
    她打开的时候,我都惊了。
     
    里面散发出黄澄澄的光。
     
    09.
     
    是的。
     
    老畜牲说的没错。
     
    小青奶奶的确有一箱金子。我亲眼见过。
     
    但我没见过世面,没见过那么多黄金。估计有个三四十斤吧。
     
    她从里面拿出4块金条给我说,当年我父亲抄家前,悄悄送到乡下藏在我这里,可是还没等到能回来取呢,人先没了。这些给你,日子难的时候用得上。
     
    小青和我说,奶奶临终告诉她,走了就不要回来。
     
    其实她何尝不是这样劝我离开的呢。
     
    我走的那天,邻居全都跑来围观。
     
    真丢人啊。
     
    所有人都像看戏似的对我指指点点。
     
    明明我是受害者,却闹得无家可归,丢人现眼。
     
    有人拿吃剩的半个苹果扔我,换来一阵哄笑。我真是气极了,站在门口骂开了。
     
    小青他爸嫌太难看了,出来哄我走。
     
    我脑子一热,就说了孩子不是他的话。
     
    其实,我是说给那些村民听的,让老畜生丢脸。
     
    但我没想到,最终伤害的,是我的女儿。
     
    小青。
     
    我不知道小青他爸到底怎么想的,其实那老畜生早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,哪可能有孩子。
     
    但他还是觉得小青是他的污点,再加上,八卦的人都爱信谣言。
     
    为此,小青他爸从不和小青一起出现,甚至连话都不想和她说。
     
    而那时的我,以为自己这一辈子,都再也见不到小青了。
     
    10.
     
    八十年代有个词,叫盲流。
     
    不是流氓。
     
    说的就是我,没有正式工作,到处去打零工。
     
    我的内裤里,缝着400克金子。可我根本不知道上哪里换钱。
     
    我洗过碗,搬过水泥,做过保姆,捡过垃圾。
     
    有一次,被个流浪汉拖到小树林里。他把我内裤扯破了。
     
    我就拿着裹着金子的内裤,朝他脑袋敲了好几下。把他敲晕。
     
    没想到金子以这种方式救了我。
     
    我这样一路流浪到山东。
     
    那时已经91年了。
     
    我从朋友那里知道了可以卖黄金的地方,卖了第一块金块,开了家小卖店。
     
    一年下来,攒了点钱。92年,春节之后,我给小青寄过去了一些。
     
    我知道,她不记得我这个妈妈,但我心里还惦记着。
     
    只是我前几年过得太苦太苦了。
     
    11.
     
     
    93年,有位车先生总来我店里买东西。
     
    听姓也知道他是个韩国人了。
     
    是的,他是韩国公司派来中国的,40多岁,会中文。追求我,说我好看。
     
    快30了,还没个男人真正爱过我呢。
     
    头一昏,和他在一起了。
     
    当时在国内,他的工资是很高了。
     
    办关系的时候,我悄悄回了老家。小青还在读小学。我偷偷去看了她。
     
    我看她和朋友玩得很开心,我就放心了一些。
     
    后来回程的大巴上,我遇到了以前的老邻居。她惊讶得哇哇大叫,说想不到我还能回来。
     
    话里话外讽刺我。
     
    人言可畏,我真的怕了。
     
    95年,我跟着车先生去了韩国。
     
    那时候,出国还是很荣耀的事,我还想着将来混好了,把女儿也接出国,再也不用受白眼。
     
    结果到家,我就傻眼了。车先生在汉城上班,可他家在农村。
     
    韩国农村比国内也好不到哪去。
     
    公公70多了,偏瘫。婆婆也是中国来的。怪不得车先生中文那么好。
     
    而且他还丧偶,前妻留下一个上高中的儿子。
     
    从来没叫过我一句妈,只当我是保姆。
     
    总之,我在韩国辛苦10年,送走了公婆,最终老公还找了小三。
     
    幸亏没有孩子。因为身体原因,我没能再生个孩子。
     
    离婚时,我分了一部分财产,然后回了国。
     
    当时在义乌有个认识的朋友,就跟着她到那边一起学做生意了。
     
    12.
     
    有人说我傻。
     
    发现不好就赶紧回来呀,为什么要那么多年留在国外农村,给人家做免费佣人。
     
    可我在走出那个村子前,只是一个农村妇女啊,很多东西都不懂。
     
    出国是车先生办的。而且我刚到的时候,一句韩语都不会说,到那边就等于被困住了。
     
    另一方面,说心里话,这是我人生里最稳定的10年。
     
    我不怕吃苦的,我只是需要一个窝。
     
    2005年,我一回国,就托人找小青了。
     
    结果兜兜转转,到2012年,我才找到她。
     
    项有龙说,时间正好,要辛苦您帮着小青度难关了。
     
    那的确是小青最难的时候,我陪了她半年多。
     
    小青出院,已经是2013年的夏天了。
     
    我和项有龙一起去接她。
     
    小青挽着我问,妈妈,你说,咱们俩个的苦,吃完没?
     
    我就把项有龙推给了她。
     
    我说,听妈妈话,有他你以后就能少吃点苦。
     
    项有龙正拖着行李呢,眼圈一下红了。
     
    他说,妈妈回来是个好兆头,以后你就时来运转了。
     
    小青没说话,只是用另一只手,挽住了项有龙的胳膊。
     
    13.
     
    小青和项有龙在14年复婚的。
     
    15年又生了儿子。
     
    2017年传来老畜生的死讯。
     
    小青在微信群里看见的,然后买了回去的机票。
     
    我挺意外的。我问她,你回去干嘛啊?
     
    她说,我不能让我爸把那个人和奶奶合葬。因为我们那边老人先走的,墓碑都刻一半,等着另一半。
     
    后来,我和项有龙也都跟着小青回去了,怕她被欺负。
     
    小青现在的脾气太冲了,她指着她爸的鼻子说,你要敢把他和奶奶埋一起,我就把他的骨灰扬了。
     
    住过精神病院的人,就是牛气。看谁,谁都后退。
     
    最后,还是顺了小青的意。
     
    说起老畜生,他其实是财迷心窍摔死的。
     
    小青奶奶去世前几年,脑子已经糊涂了。老畜牲天天追着问,那箱黄金藏去哪儿了?
     
    奶奶就说,我埋在山上的树下面,可是哪一棵我不记得了。
     
    小青他爸搬去镇上许多年了,可老畜生死活不去。
     
    有天天气好,他就上山找。终于出意外了。
     
    小青出于礼貌,送了花圈。
     
    挽联写着,吃喝嫖赌,五毒俱全。
     
    她爸看见,皱了皱眉,还是一起给烧了。
     
    14.
     
    回程的飞机上,小青问我,你说,老天为啥不开眼,让祸害活千年?
     
    我说,坐飞机呢,别嚼老天爷的舌根子。
     
    隔了一会儿,小青又说 ,那个人也算变相死在奶奶手里对不对?
     
    我看着她,忽然问,你是不是真知道在哪儿啊?
     
    她抿着嘴笑,说,什么呀?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     
    后来,小青告诉我,奶奶临终的那个晚上,一直提着口气,等她回来。
     
    她不止告诉她别再回来,也告诉了她金子放在哪里。
     
    奶奶说,别告诉其他人,真有难处再帮忙。
     
    小青后来才明白奶奶这句话的意思。那些年,他们罗家小的啃老,大的烂赌,老的嫖娼。奶奶这辈子怕是看透了这一家人,最终只把秘密告诉了小青。
     
    奶奶走后,姑姑们因为金子的事,总是想着办法联系小青,生怕和小青断了联系。
     
    他们心里有什么算计,我不想说。其实,小青当初就不该进什么家庭群的。
     
    可我也理解小青,要不是因为奶奶那句“真有难处”,她也不想和他们有瓜葛。
     
    我跟她说,删了吧,要是奶奶知道他们现在这样,也会让你删了的。
     
    小青照做了。
     
    15.
     
     
    我最终留在了北京,和他们生活在一起。
     
    项有龙说,你们母女俩这辈子太苦了,剩下的日子就不要分离了。
     
    我和小青都红了眼眶。
     
    去年,小青生了老二。是个女孩,眉心有痣。
     
    我怎么看,怎么面善,就是想不起像谁。小青说,像我奶奶呀,奶奶眉心也有颗痣的。
     
    我忍不住感慨,对,像你奶奶。我和她相处的时间太短了,记不住这些细节。
     
    其实,挺遗憾的。她大概是世界上最好的婆婆,最好的奶奶了。
     
    是她,给我指了条活下去的明路。
     
    也是她,用慈爱与善良帮我守护住了女儿。
     
    我做梦都没想到还可以和女儿团聚的。
     
    所以不管过去有多少苦难,我还是愿意感谢命运,感谢婆婆,最终把小青重新带回到我身边。
     
      baidumap.xml